0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协会动态 > 正文

罗冀兰受邀参加推进安宁疗护工作座谈会

发布时间: 2016-02-26 17:20:21   作者:夏景波   来源: 宣传部   浏览次数:

      【本网讯】2016年2月16日,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罗冀兰受邀参加了中国农工党中央、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举办的推进安宁疗护工作座谈会,并在会议上讲话,讲话受到与会成员的重视。

       会议由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农工党中央副主席何维主持。何维传达了韩启德副主席考察北京、上海、河南等地开展临终关怀调研后的总结讲话,提出人人都会死,死的要将尊严。临终关怀是减轻晚期病人机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减轻家庭的各种负担,应该政府主导,社区服务为主开展服务。还谈到医保问题、教育问题,制度建立等问题。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自2006年成立,罗冀兰一直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10年来对中国临终关怀事业的起步、发展以及社会的需求、面临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有着深刻的体会和独到的见解。

        罗冀兰说,中国生命关怀协会成立十年了,惭愧的是所做工作有限。中国生命关怀协会章程中明确把“临终关怀行业管理”列为协会的主要任务。2008年4月—2010年底协会完成了卫生部疾控局“中国城市临终关怀服务现状与政策研究”的课题并通过了结题评审。该调研报告分为总报告、技术报告、专题报告及有相关数据,同时还形成了14篇学术论文并出版了专著《中国城市临终关怀服务现状及政策研究》。2014年又接受了卫计委《临终关怀医疗服务体系建设》课题,尽管没给我们一分钱,协会的几个领导自己凑了25万元启动了该课题。

      临终关怀服务应作为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因关系到改善民生,提高社会文明水平和构建和谐社会。

      罗冀兰就我国开展临终关怀服务背景、意义、发展及现状作了深刻的剖析,从三个方面解析我国开展临终关怀的必要性和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急需开展临终关怀的认识不足

      二、我国开展临终关怀存在的问题

      1.政府的职能问题:a.政府还没有将临终关怀服务真正作为国家健康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承担主要责任。

b.政府投入不够,总的医疗投入仅占全国GTP5%(这一数字在世界都算低的),临终关怀投入基本没有。

c.职能部门的沟通不够。

       2.尚未建立姑息医学和临终关怀专业学科:  姑息医学和临终医学还未形成独立的医学执业和临床专业学科。

       3.社会的支持薄弱: a.社会支持临终关怀服务还相当薄弱,在提供社会心理和宗教的(灵性)支持方面受到一定的制约和影响。

b.慈善政策、商业保险不给力,难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使临终关怀得不到更广泛有效的开展。

      4.传统观念的影响:   城市居民受到自身文化背景,传统观念和思维模式的影响,不能正确理解和接受临终关怀理念和服务,40个国家开展临终关怀情况调查,国民认知度我国排倒数第一名。

      三对我国开展临终关怀工作的建议:

1.政府职能:2.行政管理部门明确自己对临终关怀服务的领导职责

3.卫生管理部门的职能  4.加大临终关怀投入力度  5.完善临终关怀服务的补偿机制   6.加强临终关怀服务人才队伍建设7.建立评估机制  8.发挥社区卫生服务功能  9.加大对临终关怀事业的学术研究和教育工作:  10.普及临终关怀理念的宣传 罗冀兰指出,生老病死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如今在国家应对老龄化加速的整体战略设计中,临终关怀服务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提高临终患者生命质量,促进医疗资源合理利用,是利国利民的善举”建立《临终关怀医疗服务体系》必将推动我国临终关怀事业的进步,也是顺应国内国际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趋势的作为,为了民众 的善终福祉,现在填补这项空白正当其时。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副主任、农工党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蔡威,全国政协委员、教科文卫体委副主任、北京市原副市长刘敬民,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委员会委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杨士秋,全国政协委员、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华护理协会理事长李秀华,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司、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等领导、专家参加了会议并讲话。